<ins id='0t9kt'></ins>

      1. <dl id='0t9kt'></dl>
          <i id='0t9kt'><div id='0t9kt'><ins id='0t9kt'></ins></div></i><span id='0t9kt'></span><acronym id='0t9kt'><em id='0t9kt'></em><td id='0t9kt'><div id='0t9kt'></div></td></acronym><address id='0t9kt'><big id='0t9kt'><big id='0t9kt'></big><legend id='0t9kt'></legend></big></address>

          <code id='0t9kt'><strong id='0t9kt'></strong></code>

        1. <tr id='0t9kt'><strong id='0t9kt'></strong><small id='0t9kt'></small><button id='0t9kt'></button><li id='0t9kt'><noscript id='0t9kt'><big id='0t9kt'></big><dt id='0t9kt'></dt></noscript></li></tr><ol id='0t9kt'><table id='0t9kt'><blockquote id='0t9kt'><tbody id='0t9k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t9kt'></u><kbd id='0t9kt'><kbd id='0t9kt'></kbd></kbd>
          1. <i id='0t9kt'></i>
            <fieldset id='0t9kt'></fieldset>

            第三雙眼睛

            • 时间:
            • 浏览:13

            我在窺視你
                黑夜,悶熱得詭異。寧宛兒睡得極不安穩,渾渾噩噩中總感覺會發生什麼事。
                不知過瞭多久,她迷糊地半睜開眸子,看見對床的文倩鬼鬼祟祟地爬起來。
                她看起來很不安,先是擁著被子在床上坐瞭會兒,才躡手躡腳下床來到窗子邊,手放在窗簾上,又躊躇瞭下,縮回手,折回床上躺下。不到五分鐘,她又爬瞭起來,再一次輕輕到瞭窗邊。她似乎很緊張,抓著窗簾的手都在微微抖動,好一會兒,她才緩緩拉開窗簾。
                寧宛兒躲在被子裡瞇著眼睛看著文倩,心裡毛毛的。穿著白色睡衣披頭散發的文倩,在這靜謐的子夜,飄來飄去的很像某種東西。
                窗外一片漆黑,對面有一幢新修不久的大樓,黑洞洞的窗口像一雙雙詭異的眼睛。文倩猛地拉上窗簾,靠著窗臺微微喘氣。過會兒,她又走到電腦桌前,打開瞭電腦。剛上QQ,就有人發信息給她:
                “怎麼還不休息?”
                “睡不著。”
                “被人騷擾瞭?”
                “你怎麼知道?”
                “騷擾你的人,是我啊!”
                “?”
                “哈哈,我現在不正騷擾你嗎?”
                “你這個玩笑冷瞭點。”
                “我沒開玩笑,你看我的名字,我在黑暗中窺視著你呢!”
                他的網名是“一雙眼睛”。
                文倩坐著不動,身上爬滿瞭雞皮疙瘩,覺得暗處有雙眼睛,正陰森森地盯著她。半響,才轉過脖子四處看瞭看,四周靜悄悄的,她又轉過頭盯著電腦屏幕,屏幕前她的臉幽藍幽藍的。
                “一雙眼睛”自顧自地繼續說:
                “你很漂亮,鵝蛋臉,櫻桃小嘴,鼻子小而挺,眼睛大大的,眉毛似柳葉……你現在穿瞭件白色睡裙,呆愣地看著屏幕……你似乎嚇壞瞭,小嘴微張,滿臉驚恐……”
                文倩的瞳孔一下就放大瞭,汗水順著臉頰淌瞭下來,感到背上涼悠悠的,隨即打瞭個哆嗦清醒過來,手忙腳亂地強行關瞭機,“嗖”的一下竄回被窩蒙住腦袋,抖得厲害。
                她最後看到的一行字是:“我喜歡你的眼睛呢,怎麼辦?”
                意外
                寧宛兒蹙眉看瞭看夜空中密佈的星辰,顆顆都像閃著光的眸子,突然感覺煩躁。昨晚,她們寢室發生瞭可怕的事情。
                她步伐緩慢地回到寢室,文倩和錢佳都已經回來瞭,她們的樣子都很不好,錢佳精神恍惚,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文倩更是臉色蒼白、兩眼無神,活像鬼纏身。寧宛兒心裡“咯瞪”瞭下,兩人看瞭她一眼,都沒搭理她。她徑直進去,拿來洗漱工具去瞭洗漱間,她開始刷牙,刷著刷著她猛地回過頭。文倩站在她身後、眼神呆滯直直地看著她。那陰陰的樣子讓人遍體生寒。
                “幹什麼,跟個鬼似的。”寧宛兒說話的聲音都在打顫。
                文倩的大眼睛裡,再也沒有以往的神采飛揚,空洞得如一潭死水,她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寧宛兒回身繼續刷牙,聲音含糊不清:“有什麼事情麼?”身後半天沒有反映,靜悄悄的,寧宛兒詫異地轉過頭,空曠的洗漱間隻有她一個人!寧宛兒愣在原地。
                寧宛兒和文倩走在上大街上。街上人潮洶湧,每個人都有一雙眼睛,其中的一雙正在暗處窺視著她們,人越多的地方,感覺越強烈。她們手牽著手,天上的太陽又毒又辣,寧宛兒覺得文倩的手很冰很涼。
                文倩傢裡給她寄瞭生活費,她早就囊中羞澀無以為繼瞭。今早,她一覺醒來就沒見錢佳的蹤影,隻好等在寧宛兒床前,等她醒瞭後陪她去取錢。
                文倩去瞭銀行,寧宛兒站在門口等她,半天不見文倩出來,她肚子餓得慌,就穿過街道,買瞭兩個燒餅,折返身往回走。遠遠的就看見文倩出來瞭,她忙揮手示意。
                文倩朝她跑過來。
                街上車來車往,寧宛兒忙對她搖頭大喊。
                “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寧宛兒的燒餅掉在地上。
                一張重型卡車從文倩身上呼嘯而過,把她壓得支離破碎,她的兩隻眼球,咕咚咕咚滾到寧宛兒腳下。寧宛兒尖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