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7w6n'></span>

  • <tr id='7w6n'><strong id='7w6n'></strong><small id='7w6n'></small><button id='7w6n'></button><li id='7w6n'><noscript id='7w6n'><big id='7w6n'></big><dt id='7w6n'></dt></noscript></li></tr><ol id='7w6n'><table id='7w6n'><blockquote id='7w6n'><tbody id='7w6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w6n'></u><kbd id='7w6n'><kbd id='7w6n'></kbd></kbd>
  • <fieldset id='7w6n'></fieldset>

    <dl id='7w6n'></dl>
    <ins id='7w6n'></ins>
    <i id='7w6n'></i>
    <acronym id='7w6n'><em id='7w6n'></em><td id='7w6n'><div id='7w6n'></div></td></acronym><address id='7w6n'><big id='7w6n'><big id='7w6n'></big><legend id='7w6n'></legend></big></address>

        <code id='7w6n'><strong id='7w6n'></strong></code>
        <i id='7w6n'><div id='7w6n'><ins id='7w6n'></ins></div></i>
          1. 出租屋之兇案現場

            • 时间:
            • 浏览:11

            大半夜地吵什麼呢?!

            李默跑出去的檔兒,已有隔壁屋子的房客罵瞭起來,此刻被吵醒的鄰居已經開瞭門。開門的是一個光著膀子的中年男子,滿身肥肉,正瞇著眼睛兇神惡煞地站在門口,好像馬上就要過來將這個擾人清夢的罪魁禍首暴打一頓。

            李默摸著心臟跑過去連連道歉:對不起,大哥,實在對不起。隻是,隻是我害怕,我房間裡有鬼,真的有很恐怖的東西!

            中年男子嘴角微微抽動瞭一下,眼睛突然眨動得飛快,但是馬上又恢復常態,冷冰冰地正準備開口,從他身後冒出一個女人,應該是他老婆。那女人看到半夜大叫的是個女孩子,就問道:姑娘,你大半夜是怎麼瞭?

            李默解釋道:大姐,我叫李默,我是今天上午剛搬到你們隔壁這間屋子的。可是剛剛我好像看到我身邊有一個人還是鬼的什麼東西,所以我就嚇得跑瞭出來。我,我現在不敢進去瞭……

            她再也不覺得找到這間屋子是人生幸事瞭!第一天入住,晚上還碰到這麼嚇人的事情!

            那女人疑惑道:咦?你是隔壁的?前段時間可不是你啊,我記得前段時間是另一個呢……

            哎呀,大晚上睡不睡覺啊!啥時候有時間你們再聊啊!男人揉瞭揉眼睛,一臉脾氣地打斷瞭她們的談話。

            哪裡會有什麼人,估計是你看錯瞭吧!男人作不耐煩狀,就要轉身進屋去。

            李默哪裡會讓他走,朝女人請求道:大哥大姐,既然你們都出來瞭,就請跟我一起進屋去看看到底有沒有人吧!求求你們瞭。

            那男人眼睛瞟向隔壁,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口回絕瞭。女人卻心善,掐瞭男人一把:老朱,你就幫幫新鄰居吧,隻是去看一眼,不會耽誤你睡覺的!

            男人躊躇瞭一會兒,估計是害怕李默再次打擾到他,極不情願地跟著她們進瞭李默的屋子。屋裡一片光亮,因為李默跑出來的時候,一路按下瞭所有的電燈開關。

            李默和女人一同進瞭臥室,竟發現什麼都沒有。女人輕笑道:你呀,估計是恐怖小說看多瞭,這才胡思亂想的。你看,哪有什麼人啊鬼的?連根狗毛都沒有啊。

            女人又說道:你這屋子可真涼快啊,我們屋裡可熱死人。

            李默也感覺到瞭,房間的溫度似乎比跑出去之前更低瞭。雖然沒有異常,但李默還是不放心,問道:那你們睡覺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什麼砰砰的撞墻之類的聲音啊?我先前以為是你們房間傳出來的呢。

            說著又望向男人。卻見那男人站在廳裡,低著頭,居然沒有跟進來。看來是個守禮的人,不亂進人的臥室。連著感激他們夫妻二人的仗義相助,李默對這個男人不免贊嘆瞭幾分。

            李默再三地將二人感謝一番送走,這才重新睡下。什麼消毒水味,什麼是不是看花眼這些疑問通通拋到腦後,一晚上被自己神經質嚇瞭三次,太辛苦瞭!這都還沒上班呢。

            第一天上班還算輕松,李默下班後買瞭點水果送去瞭隔壁。隻有女人在傢,李默和她嘮起瞭傢常。

            大姐,昨天你說前些日子這屋子有人住是麼?李默想知道更多關於房子的信息。

            對呀,也是個和你差不多大的姑娘,長得挺漂亮的,人嘴巴也很甜,還挺討人喜歡,隻不過穿著打扮比較前衛。嗯,她好像和房東關系不錯。女人一下子拉開話匣子。

            那她怎麼走瞭呢?李默疑問道。

            我們其實也不知道她走瞭,你不說你住那屋子,我以為她還在呢!女人一臉吃驚,繼續說道:還有那房東,自從沒見那姑娘之後,到現在我們都沒有見過他瞭。真奇怪。好像兩個人都消失瞭一般,以前可是一天要見好幾次呢!

            李默笑道:房東啊,昨天就是他在網上放的招聘信息,然後帶我進的屋子。挺好的一個人,就是感覺有點神神秘秘的。

            突然李默手機響瞭,掛上電話,她整個人就像打霜的茄子蔫瞭。女人看到她這迅速的情緒變化,問道:出什麼事瞭嗎?

            李默哭喪著臉說:大姐,今天我晚上不能回來睡覺瞭,公司突然叫我們回去加班!我第一天上班就是這樣的命運?命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