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xx7di'></ins>

    1. <tr id='xx7di'><strong id='xx7di'></strong><small id='xx7di'></small><button id='xx7di'></button><li id='xx7di'><noscript id='xx7di'><big id='xx7di'></big><dt id='xx7di'></dt></noscript></li></tr><ol id='xx7di'><table id='xx7di'><blockquote id='xx7di'><tbody id='xx7d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x7di'></u><kbd id='xx7di'><kbd id='xx7di'></kbd></kbd>
          <span id='xx7di'></span>

          <i id='xx7di'></i>

        1. <fieldset id='xx7di'></fieldset>

        2. <dl id='xx7di'></dl>

          <acronym id='xx7di'><em id='xx7di'></em><td id='xx7di'><div id='xx7di'></div></td></acronym><address id='xx7di'><big id='xx7di'><big id='xx7di'></big><legend id='xx7di'></legend></big></address>
          <i id='xx7di'><div id='xx7di'><ins id='xx7di'></ins></div></i>

          <code id='xx7di'><strong id='xx7di'></strong></code>

          懸念故事之偷殺

          • 时间:
          • 浏览:8

            1.新工作

            我是一名啞巴,小時候由於高燒不退,母親給我喝瞭一種偏方藥水,之後我燒退瞭,但是隻聽得見,卻不會說話瞭。

            由於不會說話,我找工作碰瞭很多次壁,這次,好不容易在一傢存儲公司當瞭一名管理員。

            我的工作地點是一個龐大的地下倉庫,四面墻壁上,有成百上千個儲物櫃,有大有小,大到如大型冰櫃,小到如智能手機,而管理員的工作內容很簡單,就是輪班看守這個儲物倉庫。

            這傢公司主營各種存儲業務,隻要你願意花錢,就可以在這裡買到一個存儲空間,存儲任何你想要存儲的東西,不同存儲空間對應著不同價格,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對客戶存儲的東西進行檢查,所以就算存儲的是一個炸彈也有可能的。

            起初,我以為這種公司應該沒什麼客戶,沒想到開業沒幾天,客戶便絡繹不絕,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都帶著自己的東西來到這裡,辦理會員,設置密碼後便將東西存儲瞭。

            和我同一班的是一個名叫鐘祥龍的中年人。

            我每天定時巡邏,其餘時間就安靜地在值班室內看電視。而鐘祥龍沒事就盯著值班室外面那些來存儲東西的人,或是那些儲物櫃。

            有一天,鐘祥龍突然神秘兮兮地說:“想不想賺點外快?”

            賺外快?

            聽到這我來瞭精神,雖然我找到這份工作,但每個月收入微薄,維持溫飽尚可,基本存不下什麼錢,年邁的老娘身體每況愈下,更何況自己還是光棍,也盼望著找個對象,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

            我立刻在本子上寫道——怎麼賺?他笑瞭笑,說:“你隻要聽我的,保證讓你發財。”

            鐘祥龍說的賺錢辦法就是敲詐。他肯定那些人存儲的東西都是自己的寶貝,卻又見不得人,所以隻要知道他們存瞭什麼東西,就可以以此進行要挾瞭。

            當我聽到這個想法的時候,第一時間打瞭退堂鼓——如果被負責人發現,或被客戶告發瞭,我們會被辭退,說不定還會蹲監獄的。

            鐘祥龍拍瞭拍我的腦袋:“你小子到底想不想賺錢,如果想就別那麼多廢話,你見誰傢的鈔票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聽我的,沒錯!”

            鐘祥龍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初始密碼六個零進行測試,我本以為來存儲東西的人都會精心設置密碼,但還是有少數人使用瞭初始密碼。

            由於每個儲物櫃每天隻能嘗試三次密碼,一旦超過,就會被鎖定,必須到前臺申請解鎖,加上我們是三天一次輪班,所以我和鐘祥龍行動的時候非常謹慎。

            沒多久,我們競真的打開瞭一個儲物櫃,裡面放瞭一盒子照片,都是關於一個女孩的,不過拍攝角度很奇怪,看上去像跟拍或偷拍。

            鐘祥龍告訴我,發財的機會來瞭。

            因為我是啞巴,同事們,包括前臺工作人員都對我很放心,所以我按照鐘祥龍的指示,輕松拿到瞭057號儲物櫃主人的信息:張今,男,三十歲,住鳳凰公寓1號樓1單元1201室。

            接下來就交給瞭鐘祥龍,他暗中調查張今,發現他是某雜志攝影師,而他跟拍偷拍的人正是某平面模特,同時。鐘祥龍還打聽到,張今非常迷戀她,這讓他的偷拍也順理成章起來,但他妻子非常嚴厲,所以他隻能將偷拍照藏起來,藏到哪裡都不安全,隻能藏到這裡瞭。

            掌握瞭這些信息,我們主動聯系瞭張今,自報傢門,並稱知道他儲物櫃裡的東西,在一番爭吵之後,張今的態度軟瞭下來,他看著鐘祥龍道:“你說吧,你們想怎麼樣?”

            鐘祥龍說:“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我們隻是要一些零花錢。”

            張今說:“你怎麼能保證,你們手裡沒其他證據會一直威脅我?”

            鐘祥龍說:“我們沒辦法保證,但如果我們拿不到錢,你的日子肯定不好過,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你妻子和那個模特的聯系電話瞭。”

            張今無言以對,為瞭保住這個秘密,隻得答應我們的條件,用錢封住瞭我們的嘴,隨後他將東西取走,走的時候給瞭鐘祥龍五千塊。

            那天晚上,鐘祥龍請我吃飯,然後給瞭我一千塊,鐘祥龍說我們發財的機會來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