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xsz2c'></fieldset>
<i id='xsz2c'><div id='xsz2c'><ins id='xsz2c'></ins></div></i><ins id='xsz2c'></ins>

<code id='xsz2c'><strong id='xsz2c'></strong></code>
    1. <dl id='xsz2c'></dl>
    2. <tr id='xsz2c'><strong id='xsz2c'></strong><small id='xsz2c'></small><button id='xsz2c'></button><li id='xsz2c'><noscript id='xsz2c'><big id='xsz2c'></big><dt id='xsz2c'></dt></noscript></li></tr><ol id='xsz2c'><table id='xsz2c'><blockquote id='xsz2c'><tbody id='xsz2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sz2c'></u><kbd id='xsz2c'><kbd id='xsz2c'></kbd></kbd>
    3. <acronym id='xsz2c'><em id='xsz2c'></em><td id='xsz2c'><div id='xsz2c'></div></td></acronym><address id='xsz2c'><big id='xsz2c'><big id='xsz2c'></big><legend id='xsz2c'></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xsz2c'></span>

            <i id='xsz2c'></i>

            经典片

            美女同事誘惑瞭我

            不知道剛剛入職或者曾經經歷過的新人菜鳥朋友們有沒有這樣的遭遇,那就是上班的時候心中一萬個忐忑不安,特別是見到領導的時候,那就像是老鼠見到瞭貓一樣,對待同一個辦公室裡的其他人,也

            05-24

            聊齋鬼故事之老祠

            有一個老鎮叫史口鎮,鎮上曾有一個歷經百年香火不斷的老祠堂。老人們說,這個祠堂裡供奉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據說,道光十一年的臘月,當時正值年關,

            05-23

            高老頭驅邪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村裡常有人被邪靈附體,一會兒又哭又笑,一會兒又喊又叫,鬧得傢裡雞犬不寧,四鄰不安。   被附

            05-23

            枯井裡的表弟

            衛豪緩慢地走在這條蕭瑟破敗的鄉間小路上,十多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回到這個窮山溝裡的小村莊。如果不是因為外公去世,他也許永遠都不會再來到這個地方。因為隻要想到這裡,他就會想起嚴厲的

            05-23

            不要欺負他

            飛針走線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王平安寢室的三個人終於能一起玩遊戲瞭。肖作峰有電腦,留在瞭寢室裡,王平安和馬大海沒電腦,去瞭網吧。 &n

            05-21

            鬼話連篇之鏡仙

            估計很多人都玩過筆仙,碟仙,但你聽說過鏡仙嘛?這個時候,估計有人就說瞭,鏡仙嘛?不就是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不要開燈,隻需燃一根蠟燭,將蠟燭立於鏡前,手裡拿一蘋果,然後對著鏡子削

            05-21

            抽鬼簽

            人心永遠是貪婪的,永遠不會被滿足,不知足者憂,知足者樂。這個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偏遠的山區裡,故事是這樣的...!在x省有個偏遠的山區裡,這裡的人們世代生活在這裡,大多人們從事務農

            05-20

            短小鬼故事之陰陽眼

            阿明看我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確切來說,他總喜歡看著比我頭頂略高一點的位置,簡直就像我身後有什麼人,或是什麼東西似的。我以“需要單獨冷靜一下”為由,把他打

            05-20

            表叔村裡的僵屍

            夏季,放瞭暑假的小建來到鄉下的表叔傢,美其名曰:體驗生活,實際上就是逃避這一個暑期的補習生涯。到瞭鄉下的表叔傢,小建就像入瞭大海的魚兒,一股自由的喜悅感覺由心而發,有一種說不出

            05-19

            精神科醫生

            一個月高的夜晚,一片微光的森林,一個奔跑的男人,他喘著氣,腳下感覺不到自己踩到的是枯葉還是淤泥,他隻是沒命的跑,他好像在被什麼追逐,但是視角轉向後面,隻看到一片霧氣,然而霧氣裡

            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