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ecl3'></i>
    <fieldset id='ecl3'></fieldset>

        <code id='ecl3'><strong id='ecl3'></strong></code>
        <dl id='ecl3'></dl>

      1. <tr id='ecl3'><strong id='ecl3'></strong><small id='ecl3'></small><button id='ecl3'></button><li id='ecl3'><noscript id='ecl3'><big id='ecl3'></big><dt id='ecl3'></dt></noscript></li></tr><ol id='ecl3'><table id='ecl3'><blockquote id='ecl3'><tbody id='ecl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cl3'></u><kbd id='ecl3'><kbd id='ecl3'></kbd></kbd>

      2. <acronym id='ecl3'><em id='ecl3'></em><td id='ecl3'><div id='ecl3'></div></td></acronym><address id='ecl3'><big id='ecl3'><big id='ecl3'></big><legend id='ecl3'></legend></big></address>

          <i id='ecl3'><div id='ecl3'><ins id='ecl3'></ins></div></i>
          <span id='ecl3'></span>

          <ins id='ecl3'></ins>
        1. 鬼俠誅惡

          • 时间:
          • 浏览:7

          夜色如墨,武林盟主江桐的獨子江山固又像往常一樣,穿起夜行衣,帶上幾個惡仆開始行動瞭。

            白日裡,他早就從惡仆們口中得知,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住進瞭本城的順安客棧。

            幾個不懷好意的傢夥來到客棧後便分頭行動,不到一袋煙的工夫,客棧裡的人就都被熏香熏倒瞭。

            江山固一陣陰笑過後,一腳踢開一間客房的門,大搖大擺地進瞭客房。燭光亮起,一個躺在床上的睡美人便呈現在他的眼前。

            他一把掀起蓋在女子身上的被子正欲行禽獸之事,突然,女子“啊”的一聲醒瞭過來,驚恐地瞪大雙眼。

            江山固眼睛瞪得比她還大,他做夢也想不到,被中的女子頸部以下竟是幾根正在四處亂動的枯骨。

            被嚇出一身冷汗的他剛想拔腿逃走,突然一陣陰風吹滅瞭蠟燭,他的身體先是僵在原地,繼而又不由自主後退幾步倒在瞭床上……

            守在門外的幾個惡仆久久不見主人出來,便忍不住大膽地催問幾句,連喊數聲仍然無人回答後,他們就一窩蜂似的沖進客房。燭光又一次亮起,惡仆們看到江山固正與女子並排蓋著被子躺在床上。

            惡仆們剛想喚醒江山固催他離開,突然女子陰陽怪氣地笑瞭幾聲,她的頭竟離奇地飛瞭起來,然後就破窗而出飛走瞭。

            惡仆們急忙掀開被子一看,江山固的脖子下面隻剩下一堆還沾著血跡的枯骨,且這些已斷折瞭的骨頭還被拼成瞭兩個大字——鬼俠。

            當江桐得知是鬼俠殺瞭自己的獨子後,不禁想起一件親歷的往事。

            十幾年前,江湖上有個自稱鬼俠的少年曾令無數武林中的惡人聞風喪膽。後來,包括江桐在內的一些惡人便設下圈套合力將鬼俠捉住後囚禁起來,為永除後患,眾惡人便仿效官府擇瞭個日子決定對鬼俠實施斬刑。

            行刑那天,劊子手一刀下去,一件讓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怪事發生瞭,鬼俠的頭被砍下後沒有落地,在繞著法場轉瞭一圈後就不知飛到哪裡去瞭。

            此事過瞭五年,江湖上便有多個惡人被一顆四處亂飛的人頭所殺。據目擊者稱,此頭正是鬼俠的人頭,令人稱奇的是,此頭不但可在空中做出各種表情,還能與人對話……

            已憤怒到極點的江桐也來不及多想,馬上下令召開武林大會,商討捉拿鬼俠一事。武林中人齊聚一堂,面面相覷卻誰也想不出個好辦法。江桐一怒之下,便下令要把兩個點名後還是出不瞭主意的人拉出去斬瞭。

            就在此時,突然鐵掌派掌門洪孝站起來說:“盟主,且慢動手,依在下愚見,要想給少盟主報仇,除瞭重金懸賞善於降妖捉鬼的法師外,也別無他法!”

            江桐點瞭點頭,一揮手,命人放瞭那兩個已被捆起來的人:“好!就按洪掌門說的辦,我一定要讓鬼俠魂飛魄散,替我兒報仇。”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一連數天過去,賞金一漲再漲,竟無人敢揭榜。更令他惱火的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梅倉也被神出鬼沒的鬼俠殺瞭。

            這天,就在江桐急得坐立不安時,突然門人來報,有人揭榜。

            等到他親眼見到法師那一刻,不禁對所謂的法師大失所望——那不過是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還瘋瘋癲癲的老婆子。

            江桐嘆瞭口氣,取出些碎銀子就命人將瘋婆子趕走。

            瘋婆子接過銀錢隨手一扔,突然正色說:“修道之人看重的豈是黃白之物?”說罷此話,她就頭也不回地朝著一面墻奔去。沖到墻前,由於用力過猛,竟被撞得跌倒在地。

            在一片哄笑聲中,她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突然取出一枝筆在墻上畫瞭扇門。

            一陣煙霧騰起又散盡後,人們就聽到她在墻外瘋言瘋語。

            江桐這才知道是遇上瞭高人,忙三步並做兩步跑到門外一揖到地,把瘋婆子請瞭回來。

            瘋婆子落座後仍然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江桐耐著性子又忍瞭半天,總算等到瘋婆子徹底清醒瞭。

            瘋婆子掐指一算,說:“今晚,那個死鬼要到銅劍莊去取馬莊主的性命。”說完便起身跑瞭。

            當江桐率眾跟著瘋婆子快馬加鞭趕到銅劍莊,遠遠地他們就聽到瞭從莊裡傳來的哭喊聲。眾人進到莊裡,馬夫人一見江桐的面,便哭著說起瞭事情的來龍去脈。

            馬莊主是個嗜酒如命之人,每天不喝上幾口酒就睡不踏實。當天夜裡,他半夜醒來,又如往常一樣來到一張桌前端起一壇酒打算豪飲,突然,一枝毒鏢從酒壇裡飛出來正中他的咽喉。看到丈夫遇襲,武功也不錯的馬夫人忙飛身而起朝著壇子就是一腳。讓她想不到的是,壇子在地上連滾幾下後,竟從裡面鉆出一顆亂發長須的人頭朝空中飛去。就在馬夫人被驚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時,屋內燭光突然一滅,那顆人頭就趁機逃走瞭……

            江桐寬慰瞭馬夫人幾句,便來到馬莊主屍體旁端詳起來,他拔出插在馬莊主喉間的毒鏢一看,那枝鏢竟是馬莊主擅用的五毒奪魂鏢。

            他呆呆地看瞭一會兒馬莊主的屍體,轉過身來用詢問的目光瞅著還在說著瘋話的瘋婆子。

            瘋婆子絮絮叨叨地說瞭半天隻有她自己才能聽懂的話,突然一下子又清醒過來,吩咐江桐:“江盟主,快去備個孔明燈,我要查查那個死鬼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江桐忙命人做好一盞孔明燈遞到她手上,她取出一張符咒粘在燈上後,就在地上照瞭起來,照瞭半天,她對眾人說:“看來,那個死鬼就是從這裡使用土遁逃走的。”

            眾人跟著她來到莊外的一片荒地上,瘋婆子放飛孔明燈,手指天空:“我的兒,快去幫娘找到那個死鬼的藏身所在。”

            有些人聽到瘋婆子把燈喚作兒子,忍不住笑出瞭聲。

            一個年老的莊丁卻厲聲呵斥那些人:“法師說得不錯,因有守莊重責在身,出事前後我一直守在這裡。就在一個時辰前,我曾親眼見到那顆鬼頭是從這裡騰起一陣煙霧後飛到天上去的。”

            有幾個莊丁點頭稱是,證明老莊丁所言非虛。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瘋婆子又一次出人意料地發起瘋來。

            心急如焚的江桐整整等瞭一天一夜,瘋婆子總算又清醒過來。

            她又掐指算瞭半天,這才對江桐說:“盟主,我已找到死鬼的老巢,隻是死鬼修行多年,法力高強,僅憑我一人之力難以降服他。”

            江桐忙賠笑說:“法師,想要幫手還不容易,我這就吩咐下去,讓武林中人都跟隨你去捉鬼。”

            瘋婆子猶豫半天,嘆瞭口氣:“死鬼鼻子很靈,帶的人多,恐怕會把他驚走,有一力大可伏虎的人隨我前去,足矣!”

          不等其他人答話,為子復仇心切的江桐便決定親自跑一趟。

            第二天一早,江桐換上瘋婆子給他的一套畫滿符咒的道袍後,便跟著她上路瞭。

            兩人行瞭一天一夜,總算來到一處長滿荒草、墳堆一座挨著一座的墓地。她取出幾大捆江桐提前派人用黑狗血浸過的粗繩子後,就開始指導江桐與她一起佈起陣來。

            兩人忙瞭大半天,一張用幾根竹竿撐起、罩在十幾座墳丘上的巨網總算織成瞭。她一邊坐在網邊等天黑,一邊交待江桐,一旦鬼俠出現,他該怎麼辦。

            天色漸漸暗瞭下來,墳地裡也不再安靜,伴隨著粼粼鬼火時隱時現,從地下發出的鬼叫聲也飄飄忽忽地時不時傳入兩人耳中。

            過瞭一會兒,兩人借著微弱的月光終於看到,一顆亂發長須的人頭從一座墳丘中鉆瞭出來。

            江桐忙手持桃木劍飛身躍起,對著鬼頭便是一劍,鬼頭也很狡猾,騰起一陣煙霧後就鉆回瞭地下。江桐忙取出一桿畫滿符咒的小黃旗插在鬼露頭的地方。

            據瘋婆子說,鬼在地下行走也有鬼道,隻要在鬼出現的地方設下攔路旗,鬼就隻能沿原路返回,再擇路而逃。

            就在江桐與鬼頭周旋時,瘋婆子也沒閑著,她一邊東奔西跑地檢查著巨網,一邊口中發出聲聲怪叫。

            她每次那聲最長的怪叫過後,鬼頭都會從地下發出一聲慘叫,重又露出頭來。

            江桐則在每次鬼露頭後,及時地在鬼頭隱沒的地方插上一桿小黃旗。

            過瞭一會兒,江桐就在一座座墳丘間插滿瞭小黃旗。他略微休息後,就在一處沒有插黃旗的地方手持桃木劍靜靜地等著。

            不過讓他很意外的是,鬼頭並沒有像瘋婆子說的那樣在他站立的地方出現,取而代之的是,突然竹竿紛紛鉆入地下,他親手編織的巨網從天而降把他罩住瞭。

            出於本能,他雙腳點地飛瞭起來,伴隨著泥土四處飛濺,他這時才明白,上瞭瘋婆子的當。

            原來,瘋婆子讓他去插旗子的目的,不過是在轉移瞭他的註意力後,將暗藏在地下的一張網與罩在墳丘上的網連接起來。

            更讓江桐氣憤的是,他這一跳,在將地網徹底從土裡拽出後,正好幫瞭兩個對頭的忙。隻見兩人在地網出土後,各執繩子的一頭一陣猛拽,那網就越收越小,最後牢牢地把他困在網中動彈不得。

            看著一堆堆幹柴被兩個對頭堆在自己身旁,江桐明白他的死期到瞭。

            在臨死前,他一陣狂笑,對兩人說:“老夫死前隻有一個要求,隻想知道,瘋婆子你到底是何來歷,你們究竟是人是鬼?”

            鬼俠冷哼數聲後,便咬牙切齒地說出瞭真相。

            十幾年前,鬼俠別師下山後,便在每殺一個惡人後留下鬼俠二字。

            他之所以要自稱鬼俠,是因他曾發過“縱做鬼,亦為俠”這樣的重誓。那年,他被眾惡人囚禁後,本以為必死無疑,卻沒料到竟被人救瞭。

            一天夜裡,正在牢中愁腸百結的他,突然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定睛一看,叫他的人居然是看管他的一個名叫於名正的惡人。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於名正居然趁人不備偷偷地打開牢門說要救他。

            於名正一邊替鬼俠打開鎖鏈,一邊向他述說著自己的不幸經歷。

            於名正說,江桐仗著武藝高強,便東征西討強令各派臣服。

            有一年,江桐殺到於傢莊,於名正出於正義誓死不肯奉江桐為盟主。江桐一怒之下就連出數掌拍死幾個莊人,並揚言說,如果於名正還不肯屈服,他就要把全莊的人都殺瞭。為瞭全莊人的性命,於名正隻能含淚跪地向江桐俯首稱臣。

            於名正想不到的是,江桐竟趁他不備時點瞭他的穴,然後把一粒藥丸強行灌到他的腹中。事後,他才得知,江桐給他灌下的是一粒隻有江桐自己才有解藥的毒丸。江桐就是用這個辦法來控制手下的。

            每次毒發時,於名正都生不如死,無奈之下,為瞭獲得解藥,他隻能一次次違心地去做惡事。

            一次,於名正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奉江桐之命去殺一傢人。當他的妻得知此事後,生性善良的她便提前通知瞭那傢人。

            於妻泄密一事被江桐知道後,江桐便命人殺瞭於名正的妻子。

            於名正懷抱年僅兩歲的女兒小英,在埋葬妻子後,發誓一定要替妻子報仇。

            講罷自己的經歷,於名正告訴鬼俠,憑他低微的武功,就是再練上幾十年也根本殺不瞭江桐。

            他希望鬼俠逃走後,能設法完成他的心願。接著,他就取出一粒易容丹,要求鬼俠趕快易容成他的模樣後逃走。

            他則要換上鬼俠的衣服,再易容成鬼俠的模樣來麻痹眾惡人。

            鬼俠自然不肯讓於名正替他受死,於名正卻說,沒有解藥,他就是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條,況且兩人一起逃走,必會被眾惡人發現。

            想想也別無辦法,鬼俠隻能含淚答應瞭於名正的要求。鬼俠臨行前,於名正交給他一本傢傳奇書,並向他獻瞭一條可出奇制勝殺江桐的計策。

            鬼俠順利地逃走後,於名正便易容成他的模樣替他上瞭斷頭臺。

            行刑前,於名正故意將一口真氣聚於頭頂,借著劊子手的一刀之力,他的頭飛出很遠後才落地。

            於名正這麼做,就是要給人造成鬼俠是鬼而不是人的假象。

            鬼俠先按照於名正的臨別之言接出瞭小英,休養一陣,傷好後,他便伺機刺殺江桐。

            怎奈江桐武功實在太高,鬼俠接連兩次失手,還差點兒丟瞭性命,他便隱居起來開始修煉那本奇書上的功夫。

            第一年,他隻能將自己的身體縮進一個木桶裡;第二年,他就能把身體縮進一個酒壇中;到第五年頭上,他便可讓身體收縮自如,甚至可將身體縮小到脖子大小。

            神功練成,他便把頭發胡須留得很長,每次飛在空中,用須發遮擋住已縮得很小的身體,使看到的人都以為他們見瞭鬼。

            鬼俠連殺幾個惡人後,便準備找江桐報仇。

            但讓他感到無比懊喪的是,在他閉門苦修的這五年,江桐不但成瞭武林盟主,還練成瞭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金剛護體大法。

            雖然他也知道要想破解這種大法,用烈火焚燒江桐身體半炷香的時間即可,但他更明白,他根本就無法找到這樣的機會。

            無奈之下,他隻能靜等小英長大再想辦法。這樣一等,10年就過去瞭,小英已出落成一個美若天仙的少女。

            聰明過人的小英得知江山固是個專愛采花的淫賊後,經過一番苦思,想到瞭除掉江氏父子的連環計。

            她先故意現出真容吸引江山固的視線,在他入套後,她便利用神功縮起身體並用長發遮住。

            江山固掀開被子那一刻,她便用線牽著幾根枯骨做出亂動的姿勢。江山固受驚欲逃走,她吹滅蠟燭後,先點瞭他的穴,又把他拖到瞭床上。

            她砍掉江山固的腦袋後,又用銷骨粉將他的身體化為灰後藏到瞭床下。惡仆們進門後看到的那些枯骨,不過是她提前帶在身上的骨頭。

            不出小英所料,自知無法對付鬼的江桐果然中計要請法師。她便易容成一個瘋婆子揭瞭榜,一進到江府,便發現有一面墻的拐角處有個鼠洞。

            她靈機一動,便在煙霧的掩護下施展起縮骨法,通過鼠洞鉆到墻外。

            接下來,江桐就一步步入瞭她與鬼俠為他設好的圈套:鬼俠殺瞭馬莊主後,“能掐會算”的小英很順利地就把江桐引到鬼俠早已在地下佈好地網和暗道的墳地……

            待鬼俠說罷真相,小英就打算點火把江桐燒死。

            讓她做夢也想不到的是,突然從江桐口中迸出一口痰,正朝著她的面門射來。鬼俠飛身擋在瞭小英前面。那口痰威力奇大,竟把鬼俠的前胸打得血肉模糊。

            江桐狂笑著對鬼俠說:“你已中毒,沒我的解藥就休想活命,快把我放瞭!”

            鬼俠猶豫片刻,回過頭來對小英說:“好孩子,聽為父的話,我死後,你一定要信守曾對我發過的誓言:‘縱做鬼,亦為俠!’”說罷此話,他點起火把來撲到瞭柴堆上。

            熊熊烈火燃起,小英眼睜睜地看著養父與江桐一起葬身火海。

            數年後,江湖上又出瞭位專殺惡人的女鬼俠。但誰也不知道,她醜陋的鬼臉後面,其實有一張美麗的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