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dqtjs'><em id='dqtjs'></em><td id='dqtjs'><div id='dqtjs'></div></td></acronym><address id='dqtjs'><big id='dqtjs'><big id='dqtjs'></big><legend id='dqtjs'></legend></big></address><dl id='dqtjs'></dl>

      <code id='dqtjs'><strong id='dqtjs'></strong></code>

          <ins id='dqtjs'></ins>
        1. <tr id='dqtjs'><strong id='dqtjs'></strong><small id='dqtjs'></small><button id='dqtjs'></button><li id='dqtjs'><noscript id='dqtjs'><big id='dqtjs'></big><dt id='dqtjs'></dt></noscript></li></tr><ol id='dqtjs'><table id='dqtjs'><blockquote id='dqtjs'><tbody id='dqtj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qtjs'></u><kbd id='dqtjs'><kbd id='dqtjs'></kbd></kbd>
          <span id='dqtjs'></span>

          <i id='dqtjs'><div id='dqtjs'><ins id='dqtjs'></ins></div></i>

            <fieldset id='dqtjs'></fieldset>
            <i id='dqtjs'></i>
          1. 醫院怪談之手術刀

            • 时间:
            • 浏览:5

            張良石從泡水桶前直起腰,手臂冰涼,他還是不習慣這種老式酒精消毒的過程。頭頂的燈光明亮耀眼,讓張良石有點心神不寧。受傷的酒精沿手肘滴回泡水桶,滴答聲讓消毒間更加寂靜,仿佛被世界拋棄瞭。
                “張醫生,您好瞭沒有?”四十多歲的巡回護士李麗艷用後背推開門,輕聲問。
                “嗯,馬上就好。”張良石習慣性地說。他轉過身,眼前卻不是自動感應門,簡陋的門前站著的巡回護士也不是他熟悉的女人。隻不過,李麗艷的眼睛更加陰沉,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張良石眨眨眼,想瞭起來,這裡隻是一傢不入流的山區醫院,而他也不再是那個人人敬畏的張神醫。再仔細回憶,張良石想起來,這裡是他當年實習時待過的那傢古怪的山區醫院。無數不堪的記憶洪水般湧進大腦,張良石忽地打瞭一個冷戰,從茫然中跌回現實。張良石的臉色更加陰鬱,沉默地由李麗艷給他穿上手術衣,做好術前準備,然後用後背推開手術間的門,走瞭進去。
                “張醫生,您行不行啊?我昨晚十二點還看見您在醫院門口跟人喝酒來著,今天……”手術臺前,二十四歲的天才醫生戴興君一臉憂慮。
                張良石聽出戴醫生的潛臺詞,他是在嫉妒。本來上面說定是讓他主刀,可聽說張良石也在這所小醫院,上頭立即改瞭主意。隻不過,醫院對外宣稱主刀的仍是戴興君。張良石默默地想,如果換作年輕氣盛時的自己,也一定會心生妒恨吧!不過年輕人總想著一步登天,其實並不好。張良石這麼想著,笑瞭笑,戴著口罩的臉上,兩眼瞇成一條線,看著像一隻奸笑的狐貍。
                “沒關系,這樣的小場面,喝點酒有助提高下刀的穩定性。好瞭,準備開始吧!”張良石示意麻醉師張江文開始工作。這個l臨時組成的手術小組各司其職,有條不紊地做著各自的事。
                麻醉師張江文對病人進行深度麻醉,另一組人在旁邊的手術臺也做完最後準備,聽到張良石的命令,立即開始對供體做最後的生命體征處理。
                “周不佃?嗯,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說過……”張良石裝模作樣地思考,並在病人胸腹用筆劃下切割線,一本正經,像是在做法醫解剖。
                “不就是那個永安市十大傑出人物嘛!他可是年輕有為的企業傢啊!”戴興君在一旁俯瞰病人蒼老的面孔,病歷卡上寫著年齡是六十七歲。
                張良石舔舔嘴唇,目光落到病人的臉上,他居然還半睜著眼睛。張良石看向麻醉師,張江文無聲地點點頭,眼角有詭譎的笑意。張良石又轉頭看向一助身後的巡回護士李麗艷,她的眼睛也投來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張良石的目光轉回到病人周不佃的胸口,深吸一口氣,向一旁伸出手,接過鋒利無比的手術刀。
                “十三點十九分,開始手術。”張良石說,仍像在做一次法醫解剖。
                三年前,張良石還在永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是年輕有為的心肺科主治醫師,但一次醫療事故毀瞭他。確切說,那並不是醫療事故,而是一次有計劃的謀殺,張良石不過是事情敗露後的替罪羊。之後,從山區來的張神醫又回到瞭山區,繼續把他的醫術用於給牛羊診治。
                “張醫生?您不要緊吧?”作為一助,年輕的戴興君對張良石的狀態很不安。
                “哦,沒事。我隻是在觀察這個傢夥的脂肪層,這種厚度大概能擋子彈瞭吧?”張良石隨口說,然後在心中暗想:把病人胸腔打開後還會走神的主刀,的確不能算一個合格的醫生。不過就算如此,這臺手術也不能讓給戴興君,張良石有他必須完成的事情。
                手術臺上的周不佃張開嘴,試圖說話,但舌頭被局部麻醉,隻能發出一些古怪的聲音。戴興君聽見瞭,扭頭看去,驚詫地指著開瞭胸腔的周不佃,轉向張良石,驚慌到說不出話。
                “嗯,知道啦,不就是病人還沒深度麻醉嗎?喂,張江文,加大藥量,沒仔細看病歷吧?這傢夥抗藥性很強,你要像對一頭五百斤的肥豬一樣對他才行。”張良石扭頭看瞭眼,不以為然地說,手上卻沒有停頓,從手術托盤伸手進去做血管分離的準備。
                麻醉師張江文點點頭,做瞭個加藥的動作,但事實上並沒有增加任何藥劑。洗手護士王小沐像什麼都沒聽到,照常遞送清潔藥棉和其它器械。戴興君看在眼中,驚駭地向後退出兩三步,像在看一群魔鬼。
                “戴興君,註意你的職責!”張良石回身嚴厲地說。
                戴興君站在原地沒動,眼睛卻在手術臺前的幾個人身上轉來轉去。張良石嘆瞭口氣,手從周不佃的胸腔內抽出。
                “你才二十四歲就能主刀心臟移植手術,5aigushi.com卻被發配到這窮山惡水來,看來你跟我一樣,是犯瞭錯誤的人。不過看樣子你犯的錯應該不大,還有回去的機會。說說吧,讓我們這些不可能再回去的人也樂一個。”張良石的眼睛又瞇成一條細線,閃爍著明亮的光芒。
                病人周不佃在床上呻吟掙紮,但手術間裡除戴興君外,甚至連巡回護士李麗艷都像什麼都沒聽到沒看到。張良石那雙被酒精泡得佈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盯著戴興君。
                “看來,今天這臺手術不是什麼返城捷徑,這個億萬富豪也不是什麼金鑰匙。不好意思,我好像是進錯地方瞭。雖然我這個人沒品味,好出風頭,偶爾喜歡算計別人,但從來不敢把醫德二字忘瞭。所以,就算被發配到這裡,就算再也回不去瞭,我也不會跟你們同流合污。”戴興君摘掉口罩,長出口氣。..
                “你知道那顆心臟的故事嗎?”就在戴興君走到手術間門前時,張良石突然開口。這個問題讓戴興君停住瞭腳步,他一直在奇怪,為什麼外面通過直升機運進來的不是醫療設備,而是一具腦死亡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