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8yv06'><strong id='8yv06'></strong><small id='8yv06'></small><button id='8yv06'></button><li id='8yv06'><noscript id='8yv06'><big id='8yv06'></big><dt id='8yv06'></dt></noscript></li></tr><ol id='8yv06'><table id='8yv06'><blockquote id='8yv06'><tbody id='8yv0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yv06'></u><kbd id='8yv06'><kbd id='8yv06'></kbd></kbd>
  • <ins id='8yv06'></ins>
        <acronym id='8yv06'><em id='8yv06'></em><td id='8yv06'><div id='8yv06'></div></td></acronym><address id='8yv06'><big id='8yv06'><big id='8yv06'></big><legend id='8yv06'></legend></big></address><i id='8yv06'><div id='8yv06'><ins id='8yv06'></ins></div></i>

        <code id='8yv06'><strong id='8yv06'></strong></code>
          <i id='8yv06'></i>
          <dl id='8yv06'></dl>
          <span id='8yv06'></span>

          1. <fieldset id='8yv06'></fieldset>

            中醫科的恐怖經歷

            • 时间:
            • 浏览:7

              最近感覺不太對,老是覺得頭昏,而且昏起來是那種感到天都是灰沉沉的那種。大概是鬼故事看多瞭吧!這隻是一種自嘲,或者是自我安慰。這頭昏還是照樣發作。聽隔壁王大媽說,某某醫院有個韓醫生,是中醫科的,看瞭效果特別好,而且,人人都願意去那裡看病,西醫科倒反而被冷落瞭呢。也罷,沒辦法,既然說得這麼“神”哪,為瞭自己的健康,我就去那兒看看吧。

              進瞭醫院,掛瞭號,好不容易才找到瞭中醫科,原來在一樓的一個角落,地方倒是挺大的,一看,天吶,門前還坐著長長的一隊人,可都是些老頭子老太太之類的。奇怪!我心裡想著,可那時沒在意呀,隻是想到底要等多長時間才輪到我呢?隨便找瞭個位子坐下,等呀,等呀,不知不覺中,我居然睡著瞭……

              “喂,喂,小姑娘,到你瞭!”“啊,啊?到我瞭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旁邊的一位老婆婆推醒瞭。趕緊進瞭中醫科,頓時,一種奇怪的感覺湧瞭上來,簡樸的裝修風格,占瞭一面墻的藥櫃,一張老舊的褐色桌子,總感覺哪裡不對,哪裡不對呢?突然,我的視線停留在窗邊的一扇門上。這門奇怪得很,因為它似乎是用鐵造的,而且上面還掛瞭一把鎖。中醫科有必要用這種門嗎?裡面會不會有什麼東西??心中奇怪的感覺越來越奇怪……“小姑娘!”一個刺耳尖銳的聲音沖進我的耳膜,頭暈再次發作。原來是醫生在叫我。醫生是個大約四十幾歲的女人,穿著白大褂,臉色蒼白的樣子。“小姑娘,你哪裡不舒服?”刺耳的聲音再度想起。我心下暗暗想道,並把病歷卡遞瞭過去:“最近總是莫名其妙地感到頭昏。”那個怪怪的醫生站瞭起來,走到藥櫃面前(哇!真是嚇我一跳,沒想到這女醫生站起來居然那麼高!怪嚇人的),打開門拿瞭三包藥給我:“熬三小時,每天一次。但是要在晚上十二點熬。你的病歷卡先放在我這兒,等藥吃完瞭再回來拿。”  “哦,哦。”我接過藥,心頭那奇怪的感覺又再次湧上。為什麼要在晚上十二點熬?為什麼又要“扣壓”我的病歷卡?不管瞭,聽醫生的話總是沒錯。

              走出醫院,我越來越感覺奇怪。心裡很清楚地明白是那門帶給我的奇怪感覺。又圍著醫院繞瞭一圈,發現中醫科的外面是一面高高的圍墻。“也就是說,那門,打開後,就應該是這個院子瞭!”我自言自語,突然眼前又感到一片漆黑,“哎……又發作瞭,趕緊回傢休息去……”

              深夜十二點,萬籟俱靜,隻有我在陽臺上煎藥,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藥罐中升出的煙霧讓我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熬到瞭三點,把藥小心翼翼地倒出,再喝下,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如此,第三天也是如此,三包藥都喝完瞭,可是我覺得我的病沒有好多少,反而倒是加重瞭,頭整天昏昏沉沉的。到瞭第五天,我終於想明白,一定是那藥有古怪,我一定要去弄個明白。當天晚上十二點,我硬撐著身子來到中醫科外面的圍墻邊,天助我也!一輛小轎車正好停在邊上。我好不容易用爬瞭上去,看到的景象讓我終身難忘!偌大的院子,當中放瞭一個像香爐似的東西,而靠墻的地方,也就是我正趴著的圍墻的下文,整整齊齊地用釘子釘著一張張的病歷卡!病歷卡上冒出一陣陣的煙霧,那情景就如同熬藥時的一樣,隻見冒出的煙霧全被那香爐吸瞭去,那高大的女醫生正站在邊上,等煙霧全吸盡後,她從香爐中拿出一個小瓶子,瓶中有一股綠盈盈的氣體,她張開嘴,全數吸瞭進去……我終於明白,這女醫生利用所謂的“藥”和病歷卡來獲取病人的元氣,怪不得……她要我每天晚上十二點熬藥……突然,我發現自己趴在墻i上的手滿是皺紋,那女醫生吸完瞭精氣,抬起頭,詭異地朝我一笑,我再也支撐不住,倒瞭下去……

              第二天,報紙上登出一條消息:昨夜一無名老太太死於某某醫院外……故事不停的在重演,像是在等待有緣人來結束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