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ip3f4'></dl>
<acronym id='ip3f4'><em id='ip3f4'></em><td id='ip3f4'><div id='ip3f4'></div></td></acronym><address id='ip3f4'><big id='ip3f4'><big id='ip3f4'></big><legend id='ip3f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ip3f4'><strong id='ip3f4'></strong></code>

<span id='ip3f4'></span>
    <ins id='ip3f4'></ins>

    1. <i id='ip3f4'></i>

      <i id='ip3f4'><div id='ip3f4'><ins id='ip3f4'></ins></div></i>

        1. <fieldset id='ip3f4'></fieldset>
        2. <tr id='ip3f4'><strong id='ip3f4'></strong><small id='ip3f4'></small><button id='ip3f4'></button><li id='ip3f4'><noscript id='ip3f4'><big id='ip3f4'></big><dt id='ip3f4'></dt></noscript></li></tr><ol id='ip3f4'><table id='ip3f4'><blockquote id='ip3f4'><tbody id='ip3f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p3f4'></u><kbd id='ip3f4'><kbd id='ip3f4'></kbd></kbd>

          懸念故事之變臉

          • 时间:
          • 浏览:6

            2013年7月,一場強熱帶風暴席卷瞭整個佛羅裡達州,肆虐的風雨盤桓在邁阿密不肯離去。平日熱鬧的街道到瞭夜晚顯得異常冷清,幾乎見不到人影。

            佈萊恩是聯邦調查局邁阿密分局的一名普通警員,這天輪到他和同事歐文在局裡值夜班。漆黑的窗外,狂風裹挾著暴雨,伴隨著隆隆的雷聲,遠方天際不時亮起一道刺目的閃電。坐在電腦前的歐文小聲說瞭一句:“希望今晚不要發生什麼事情。”可他的話音未落,桌上的電話就響瞭起來。佈萊恩的妻子艾麗絲在電話那端驚恐地叫道:“你快回來吧,我好害怕,好像有人偷偷溜進瞭房子!”

            佈萊恩的傢距警局大約20分鐘的車程。他跳下車,渾身上下頓時被雨淋得濕透。抬頭看去,他傢的二層小樓陰沉沉地隱沒在黑夜中。佈萊恩的心劇烈地往下一沉,抽出佩槍,小心翼翼地靠近房子。

            大門敞開著,整幢房子靜悄悄的。佈萊恩的嗓子裡像吞進瞭滾燙的炭球,又緊又痛,可他還是謹慎地挨個房間進行搜查。

            在餐廳的門口,佈萊恩被什麼東西絆瞭一下,借著路燈稀薄的光,他看到腳下橫著一個模糊的人形輪廓。他心驚膽戰地打開手電筒,映入眼簾的是妻子慘白的面孔和驚恐的雙眸,詭異恐怖!

            這時,從落地窗方向傳來一陣簌簌的響聲,佈萊恩連忙舉槍,可是黑夜遮擋瞭一切,他什麼也看不見。

            就在佈萊恩躊躇之際,一道閃電亮起,將站在落地窗外的一個人影清清楚楚映照出來,那是張熟悉的面孔,而且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在佈萊恩的噩夢中出現。

            佈萊恩沖到屋外,卻已是空無一人!這時,歐文不放心同伴,驅車趕瞭過來。恐怖兇殘的場面令他倍感震驚,兩人默默地對現場做瞭初步勘查後,始終繃緊面孔的佈萊恩突然用驚恐的語氣說:“我剛才看見兇手瞭!”

            歐文探詢地望著他:“是誰?”“是卡洛斯!”佈萊恩輕輕吐出這個名字,卻像在空中打瞭個炸雷,歐文頓時呆住瞭。

            5年前,邁阿密接連發生兇殺案,被害人都為30歲左右的女性。聯邦調查局接手瞭此案,佈萊恩和歐文也參與瞭偵破過程。

            經過深入調查,警方發現被害人有個共同特點:婚後出軌。這會是導致她們被殺害的原因嗎?如果是這樣,兇手一定有過失敗的婚史。循著這一線索,又通過對犯罪現場一些物證的提取分析和大量的排查工作,他們最終將兇手鎖定在一個叫卡洛斯的男人身上。

            15年前,卡洛斯的妻子雪兒拋下他和7歲的兒子,與一個有錢男人私奔瞭。鬱悶至極的卡洛斯從此借酒澆愁,不思上進,靠著微薄的失業金以及房屋的租金勉強度日,而到手的錢他又用來買醉,對兒子毫不關心。有一天,卡洛斯的兒子獨自在外面玩耍時失蹤,從此再也沒有回來。卡洛斯對此似乎也沒放在心上,照舊醉生夢死地混日子。

            面對找上門來的警察,喝得醉醺醺的卡洛斯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他甚至滿不在乎地說,因為對妻子懷有怨恨,他把憤怒轉移到兒子身上。因此他親手殺死瞭兒子,並把屍體拋進瞭大海。

            就在眾人準備給卡洛斯銬上手銬之際,他突然掐住歐文的脖子,死死不放。佈萊恩隻得瞄準卡洛斯扣動瞭扳機。

            卡洛斯咽氣前,表情古怪地瞪著佈萊恩,嘴角含著一絲冷笑,斷斷續續地說:“我會回來找你的!”因卡洛斯死前對所犯罪行都已招供,連環案就此瞭結。從此,邁阿密再沒有類似案件發生。

            死人突然復活又作案,可能嗎?

            這起案件引起瞭聯邦調查局的高度重視,特派一位資深探員格倫負責調查。不幸的是,當時正值狂風暴雨,現場室外的所有痕跡都被沖刷幹凈,而在室內也沒有找到任何強行闖入的痕跡。為瞭驗證佈萊恩關於殺人兇魔復活報仇的說法,警方掘開瞭卡洛斯的墓穴,裡面是一具幾近腐爛的屍體,經法醫確認,就是卡洛斯。

            經過一系列調查取證,格倫突然提出瞭一個讓所有人都極為震驚的猜想。他認為,案發當晚根本沒有第三人出現,是佈萊恩接電話時假裝說妻子出瞭事,然後匆匆趕回傢,在歐文趕到前殺掉瞭妻子,並假稱看到死去的卡洛斯。至於他這樣做的動機也已經查清—艾麗絲在外面有瞭情人!格倫拿出艾麗絲與一個男網友的聊天記錄,語言極盡曖昧。幾天後,一起意外事件印證瞭格倫的說法。一個名叫凱莉的婦女在夜晚回傢途中遭到持刀歹徒的襲擊,幸好被幾名路人撞上。歹徒沒來得及下手便跑掉瞭。而凱莉所描述的兇犯樣子竟與佈萊恩一模一樣。格倫當即下令對佈萊恩實施抓捕。

            事先已得到消息的佈萊恩駕車發瘋般地行駛在郊區公路上,疑惑和憤恨交織在心頭。到底是誰在誣陷自己?難道真的是卡洛斯復活瞭?他該如何洗清冤情?這時,手機響瞭起來,是歐文。“夥計,出事瞭!”他焦急地說,“剛接到報案,昨晚東區發生瞭一起命案,死者是卡洛斯的前妻雪兒,並且有目擊證人,指證你當晚在現場附近出現過。”

            夜晚郊外的公路冷清而空曠。佈萊恩打開車上放著的筆記本電腦,進入聯邦調查局的資料庫,調出一年前的卷宗,仔細研讀中,一個不尋常的細節引起瞭他的註意。

            一兩天後,佈萊恩趁著夜色悄悄駕車來到瞭偏僻的哥頓路,卡洛斯的舊宅就在路旁,這所平房如今已被充公並租瞭出去。此時,隻有一個房間從窗簾的縫隙中隱隱透出一絲光亮。

            佈萊恩走上前敲瞭敲門,半晌,門才緩緩地打開。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看到佈萊恩,漠然地問:“你找誰?”佈萊恩微微一笑說:“我找卡洛斯。”那人用怪異的眼神瞪著他,冷冷說道:“對不起,那你隻有去地獄找他瞭。”佈萊恩點瞭點頭,隨即問道:“那麼,我找雷米,他是這裡的房客。”那人似乎厭倦瞭談話,做出要關門的架勢。

            佈萊恩識趣地告辭轉身離開。走到車門前,一群警察突然沖上來把他團團圍住,將他押解遠去。

            一個人影悄悄地向外窺探,他正是租住在卡洛斯房子裡的雷米,看著佈萊恩被帶走,他嘴角露出瞭勝利的冷笑。

            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雷米遲疑瞭片刻,拉開門,猛然看見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嚇得渾身一震。“史蒂夫!”那女人顫聲叫著緩緩抬起頭,雷米瞬間神色大變,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滿臉的驚懼。

            “史蒂夫,我是你媽媽雪兒呀!”那女人向前踏上一步,伸手想要擁抱他,雷米駭得倒退兩步,一把甩開那女人觸到他胳膊的手,語無倫次地叫道:“別碰我,你這個壞女人,你已經死瞭!你該死—丟下我和爸爸!”

            他猛然住瞭口,因為他視線的餘光看到格倫和佈萊恩從陰暗處走瞭出來。佈萊恩說:“我在翻閱卷宗時,發現一個不大合理的細節,卡洛斯沒等我們訊問就把所有罪狀都招認瞭,還提到殺死瞭兒子,他為什麼要說這些?答案隻有一個—他想用生命來保護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卡洛斯的兒子。”

            當佈萊恩發現這個細節後,突然想到,卡洛斯的兒子可能並沒有死而是長大成人瞭。因為童年陰影,人格發生扭曲,從而對那些不忠的女人懷有深深的恨意,導致殺機突起,那麼所有的疑問就都解釋得通瞭。

            隻是,如果這個孩子還活著,他會在哪裡?佈萊恩想到,卡洛斯由於多年的頹廢生活,已經很少和人來往瞭,佈萊恩很自然地想到租住卡洛斯房子的房客。於是,他給歐文打電話,讓他調查一下。

            結果讓佈萊恩大為振奮,這位叫雷米的租客不僅與卡洛斯失蹤的兒子在年齡上完全吻合,而且雷米竟是一名混跡於好萊塢的化妝師,他最擅長的技術就是塑型化妝,能把一個人變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人。如此一來,困擾佈萊恩的疑團—復活的卡洛斯以及第二個佈萊恩就迎刃而解瞭。佈萊恩將自己的猜測通過歐文與格倫進行瞭交流,於是他們將計就計聯手導演瞭這出戲。雷米被捕後,警方果然在他的住所搜出用來裝扮卡洛斯和佈萊恩的假臉模。至於死而復活的雪兒,則是警方聘請瞭另一位精通此術的化妝師來完成的,佈萊恩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手法,終於使雷米敗在自己設計的圈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