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4zezi'><div id='4zezi'><ins id='4zezi'></ins></div></i>
      <i id='4zezi'></i>
        <acronym id='4zezi'><em id='4zezi'></em><td id='4zezi'><div id='4zezi'></div></td></acronym><address id='4zezi'><big id='4zezi'><big id='4zezi'></big><legend id='4zezi'></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4zezi'></span>

        <code id='4zezi'><strong id='4zezi'></strong></code>
      2. <tr id='4zezi'><strong id='4zezi'></strong><small id='4zezi'></small><button id='4zezi'></button><li id='4zezi'><noscript id='4zezi'><big id='4zezi'></big><dt id='4zezi'></dt></noscript></li></tr><ol id='4zezi'><table id='4zezi'><blockquote id='4zezi'><tbody id='4zez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zezi'></u><kbd id='4zezi'><kbd id='4zezi'></kbd></kbd>
      3. <ins id='4zezi'></ins>

          <fieldset id='4zezi'></fieldset>

          <dl id='4zezi'></dl>

          禁地

          • 时间:
          • 浏览:9

          三八三五六、三八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我看著幾個小朋友在那邊跳邊念,突然想起瞭童年的快樂時光。 我叫楊慧、就在幾天前我結束瞭一段不幸的婚姻,由於所在公司是我老公一哥們開的,所以我被炒瞭魷魚,不幸的事情一件件降臨、壓得我都快喘不過氣來,隨後我就決定離開那座城市、來到現在的這座小山村,隻想來散散心、放松自己疲倦的身軀和壓抑的心情,這裡遠離喧嘩的城市、空氣清新、鳥語花香,的確是個散心的好境地。
              “
          姐姐 回傢吃飯啦後面有人喊道。
             
          回過頭看到叫我正是表姑的小女兒,我在這有個遠房表姑。
              “
          來啦我和她一起手拉著手回傢。
              “
          姐姐 你以前是不是住在大城市啊?
              “
          對啊
              “
          那大城市好玩嗎?
              “
          不好玩、沒有你們這好玩
              “
          為什麼啊? 我聽媽媽說大城市有很多好玩的東西、還有好多零食呢
              “
          是啊、你這麼喜歡大城市、等你長大瞭姐姐帶你去玩好嗎?
              “
          好的她呵呵的傻笑。
             
          走在村子的小巷裡、地面是由大小不一的石板鋪蓋而成、這些房子都是采用磚木結構建造、上面鋪著金黃色的瓦片、頗有古代皇傢風格,回到傢中、表姑已經把晚飯準備好瞭。
              “
          小慧 這幾天住的還習慣嗎?表姑問道。
              “
          挺好的、就是我來這住麻煩你們瞭
              “
          沒事。隻要你住的習慣就行
              “

             
          晚飯過後、我準備去散步、出門前表姑再三叮囑不要走的太遠瞭、記得早點回傢。 我走出村口來到一條小溪邊,皎白的月光照映著鄉間小道、清溪的流水加上蛐蛐叫聲、仿佛在彈奏著一首夏天樂曲,本以為這種畫面隻有電視上能看得見,沒想到自己也可以親身體會,瞬間感覺心情大好、沒有瞭之前的焦慮和憤怒。 這時身邊飛來一隻螢火蟲、它繞著我飛瞭好幾圈、我想抓住它,可怎麼也抓不到、於是它開始飛走、我邊追邊抓,追瞭一路來到一座石橋前、我一把將它握在手中,從指縫間看到它在裡面一閃一閃的,看你往哪跑我對它說道,就在這時候橋頭突然出現一個小男孩,他站在那靜靜的看著我,心想這時間點瞭、怎麼會有個小孩在這、難道他爸媽不知道嗎?我有點鬱悶,小弟弟 這麼晚瞭你怎麼還沒回傢啊?我問道,他沒有說話、還是那樣站著、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姐姐送你回傢吧我又說道,他搖瞭搖頭然後轉身離開向林中走去,出於好心我跟瞭上去,他一直往山上走、時不時還回頭看我一下,叫他也沒有回答,我跟著他來到山頂的一片空地,他停瞭下來、就站在前面背對著我,這一刻周圍好安靜,一種讓人心裡直發毛的感覺。小弟弟我試圖打破這種平靜,他還是沒有說話、就那樣站著、我心裡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過瞭許久、他才轉過身一步步的向我走來、越走越近....這時我才清楚的看到他的面容,鼻梁骨與眉頭之間有一個巨大的凹陷、仿佛遭受過沉重的打擊,兩顆眼球被硬生生的排到一邊,他走到我面前停下來 ,瞬間我感覺整個人好像是被電瞭一下,全身麻麻的、腳也動不瞭,嘴巴也說不出話來,就這樣呆呆的站著、和一木偶似的,突然 伴隨著一聲刺耳的尖叫他朝我撲過來,我感覺頭部一陣巨痛,之後就沒意識瞭。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小木屋內,旁邊坐著一個年齡與我相仿的男子。
              “
          你醒瞭他問道。
              “
          你是誰啊?我潛意思的抱著雙膝靠近角落。
              “
          剛剛我發現你昏倒在山上、所以就把你帶到瞭這、你哪來的?怎麼跑到這地方來瞭?
              “
          我外地的
              “
          這個地方你不該來、趕緊離開吧、出瞭門直走就是小石橋
              “
          謝謝你救瞭我、請問怎麼稱呼您?
              “
          小武
              “

             
          離開小木屋後我一直在想剛剛發生的事,那個小男孩究竟是誰,我真的遇到鬼瞭嗎?,還有小武他又是什麼人?我滿懷疑問回到傢中,表姑問我到哪去瞭,她還說讓姑父找瞭好久都沒找到我,生怕我出什麼意外,我隨便敷衍瞭一下她,不想讓她知道剛剛的事、怕她更擔心。 洗瞭把臉我躺在床上,感覺自己好累、不知不覺就睡著瞭。

              第二天一早我買瞭點東西,準備去找小武、答謝他昨晚救我的事,來到小木屋後發現沒有人,小武不知道去哪瞭、我叫瞭幾聲也沒人應,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談話,我順著聲音的方向走去,雖然說現在是白天、但這樹林裡還是異常的昏暗,我在一個大石頭的後邊看到前面坐著一男一女,他們背對著我、那個男的身影特別像小武,小武我叫瞭一聲,那兩個身影回過頭來,我看到的是兩顆黏有腐肉的頭骨, .... ”我立刻轉身跑開,剛跑兩步就被絆倒,這時那個女站在我面前、我抬起頭看她、一滴滴腐血從她的臉上掉下來,落在我手背上,心想這下真的完瞭、沒人救我瞭、我拼命的抱頭大叫,忽然有人抓起我的手往前拉,那個人正是小武,他拉著我來到小石橋邊。
              “
          你怎麼又來瞭?
              “
          我就是想謝謝你昨晚救瞭我
              “
          不用瞭、你趕緊離開這、走的越遠越好
              “
          為什麼?
              “
          你不該來這地方、快走啊他邊說邊推著我。
              “
          小慧、快過來孩子、快到這來表姑和姑父喊道。
              “

             
          我準備轉身向小武道別、可是當我回過頭時、小武卻不見、我很是奇怪剛才明明站在這的一個人怎麼就突然沒瞭呢?我來到他們身邊。
              “
          你怎麼到這來瞭?姑父問道。
              “
          我就是來看看一個朋友
              “
          朋友哪來的朋友?
             
          我沒有說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
          咱們趕緊回傢
             
          回到傢中表姑問我發生瞭什麼事,我就把從昨晚到現在所看見的告訴瞭他們。
              “
          孩子 你以後別去那地方瞭?那地方不幹凈。
              “
          不幹凈?什麼意思?
             
          隨後表姑就說那個地方以前是亂葬崗、裡面有數不盡的孤魂野鬼,這裡的人都不敢進去,因為害怕會做替死鬼,你所說的那個小武、早在幾十年前就死瞭,他隻是個守林人,聽到這我感覺就像做瞭一場夢,我不知道小武為什麼會兩次救我,或許這就是命吧!